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留学 > 正文

最新!达特茅斯宣布实施无视支付能力录取政策

  1月12日,达特茅斯学院宣布其现有“无视申请人支付能力(Need-Blind)”招生政策的涵盖范围扩展至国际学生,成为继哈佛、耶鲁、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和阿默斯特后的第6所实施无视申请人(无论其国籍身份)支付能力且百分百满足录取学生所有合理经济需求招生政策的美国高等院校。

  该政策对于2026届申请人即时生效。校方表示,该政策的实施将加强达特茅斯吸引全球英才就读其本科项目的能力,并进一步确立达特茅斯作为一个全球性教学和研究大学的重要地位;这也有助于打造一个面向所有达特茅斯学生(无论来自世界何处)社会经济多样化的国际性社区。

  为了让国际学生同样受益于无视支付能力(Need-Blind)招生政策,两位达特茅斯校友发起一项目标为9,000万美元的筹款活动,在来自全世界六个大洲的440名校友和家长的共同努力下,筹款任务快速完成。校方表示该活动得到了达特茅斯经济资助校长委员会的背书。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匿名捐赠者为该活动乐捐4,000万美元,这也是达特茅斯253年历史上为数最大的一笔奖学金赠款,为这个非凡成就画上圆满句号。

  在一个向学生、教职员工和校友宣告该招生政策的在线活动中,达特茅斯校长汉伦(Philip J. Hanlon)指出,

  “人类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为困难、不分国界的重大挑战,我们非常自豪能够为教育公平做出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在过去,我们一直是吸引人才的磁场,如今无论你的公民身份和支付能力,我们在招生时将一视同仁。我谨代表所有今天申请达特茅斯的国际学生——他们也将领导未来的世界——向慷慨解囊的捐赠人和帮助我们采纳该项招生政策的每一个人!”

  达特茅斯代理教务长科兹(David Kotz)认为该项政策将使整个校园社区获益匪浅,他表示,

  “在校期间,国际生为我们带来无与伦比的多样化观点和生活方式,他们为课堂讨论以及图书馆、实验室、运动场或者餐厅里的随意交谈引入丰富的话题。”

  随着最新政策的宣布,达特茅斯将对国际学生采用与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完全一致的助学金评估模式。无论你来自中国还是悉尼,奥斯陆还是利马,伦敦还是孟买,申请学生的学费支付能力不再成为达特茅斯招生办录取新生的考量因素。新政策对于所有录取学生的助学金获取资格及其金额均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常驻伦敦的一位筹款活动负责人,92届校友诺沃克(Jane Novak)评论道,

  “世界各地的学生都渴望获得达特茅斯的教育机会。我们国际校友坚信,没有任何其他举措能像校方宣布的这项决定那样激发更多兴趣和全球性关注。这项超前的投资有助于达特茅斯获得作为一个全球性领先教育机构所应有的地位。”

  达特茅斯设立一项耗资五亿美元的计划,致力于通过经济资助拓展教育机会,并成为一个帮助中低收入学生获取优质教育资源的全球性领先机构;采用普适性无视支付能力政策是该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

  迄今为止,达特茅斯已承诺投入近3.72亿美元,免除家庭收入不足12.5万美元的本科生所有学生贷款;对于家庭收入不足6.5万美元的学生无需支付任何学杂费用。确保所有学生得到必要的助学金支持,用以参加校外和国际项目,如海外交流、暑期项目和实习。上学年,达特茅斯发放的助学金超过1.02亿美元,其中59%源自捐赠基金收益。

  获益于美国突飞猛进的资本市场,达特茅斯捐赠基金上个财年录得46.5%的投资收益,市值达到85亿美元。这也为校方慷慨发放助学金提供了坚实的财务基础。

  国际生是社区不可或缺的平等成员

  副教务长兼招生和助学金院长考芬(Lee Coffin)表示,

  “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将引发全球性反响,我们普适性无视支付能力政策向所有申请学生保证,无论其国籍何处,学费支付能力不再成为录取考量因素,而且达特茅斯将一如既往百分之百满足每个录取学生所有合理经济需求。”

  科芬表示该项政策的实施体现了达特茅斯对于全球多样性、公平和包容的承诺,并推动了达特茅斯培养未来领导者的使命。他表示,

  “今年入读学生的职业生涯将延续至2070年代或更久,我们生活在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国际化的时代,我们通过该项新政向全世界宣布,国际公民是我们申请生源中不可或缺的平等成员,并最终成为学生群体的一个组成部分,招生政策的完善让我们在竞争最为激烈的全球招生活动中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很多达特茅斯在校国际生和校友而言,其人生因助学金支持而改变。

  艾哈迈德(Syed Rakin Ahmed)是达特茅斯2018届毕业生,目前正在攻读哈佛、MIT和达特茅斯医学院合办的PHD和MD双博士学位,他表示,

  “经济援助是我决定就读达特茅斯的一个驱动性因素。我在孟加拉国达卡一个低收入社区长大成人。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有今天,可以在达特茅斯拿到本科学位,到牛津大学交换,现在又获得哈佛、麻省理工和达特茅斯的联合学位。我深感自己鸿运当头。”

  2019年届本科校友秦(Sonia Qin)出生于北京,在加拿大渥太华长大,目前她是耶鲁大学法学院三年级学生。她认为达特茅斯慷慨的助学金项目对国际生至关重要。“作为一所培养未来领导人的大学,你需要从不同背景的国际生身上汲取与众不同、令人不适甚至异乎寻常的观点。”

  校长汉伦对达特茅斯的战略愿景推动了这项筹款活动,也引发对提升学校全球影响力的重大投资,这在日益国际化的学生群体和学校教学和研究成果得以体现。

  多个筹款活动资助的项目正在推动达特茅斯产生积极国际影响。这些项目包括专注解决全球重大挑战的跨学科研究部门,例如能源和社会研究院、10个跨学科的教师学术团体、面向世界的研究生院项目等。

  通过学校各界人士的努力,国际申请人对达特茅斯的热情日益高涨。过去五年间,国际申请人数上升79%,每个申请季从3,555人增加到6,373人。国际生入学率也水涨船高,目前大一新生的国际生比例达到14%,远高于2016年的8%,目前接受学校助学金支持的国际生来自85个国家。

  作为海外交流学习计划的领导者,达特茅斯长期以来一致通过海外交流学期为学生提供沉浸式文化体验;通常,超过55%的达特茅斯本科生至少到海外交流一个学期。

  扩展学生全球意识的另一项手段是校园社区的多样化,这其国际学生提供了多样化的见解。

  达特茅斯公共政策中心高级讲师和政策研究员查尔斯-惠兰(Charles Wheelan)指出,

  “与国际学生同窗求学的一项巨大收益在于他们为所有课堂讨论引入更多样化的见解,这可能来自身处不同政治制度下的生活,或源自不同的学校教育的体验,或在不同医疗保健系统所受的待遇,或任何其他生活经验,这一切都是美国长大的人所无法完全理解的。”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